欢迎访问本站!

首页快讯正文

usdt支付平台(www.caibao.it):这天下仍是一片漫无边际的森林

admin2021-01-1314

原题目:这天下仍是一片漫无边际的森林

2021年1月6日,是美国大选尘埃落定的日子。

当天,美国国会只要确认拜登获得跨越270张选举人票,就即是宣布特朗普彻底失败。

岌岌可危的特朗普在5天前通过社交媒体“预言”,华盛顿将在1月6日发生“大型抗议聚会”。这即是怂恿或呼吁选民“进京勤王”。

特朗普的粉丝从全国各地应声而至。他们冒着肆虐的疫情,涌入华盛顿,突入国会大厦,贪图阻止特朗普的败局。

国会是美国最高立法机构,或者说美国的最高权力机关,成了暴力冲突的场所。从来未有事,发生国会山,真乃百年未有之变局。

在众多的“川粉”中,一位叫贝碧特的老兵死于美国国会大楼的冲突,她曾在美国空军服役14年。

除了贝碧特,另有3人在国会冲突中丧生。他们以为自己为正义而战,但也有人把他们看成权力争取的牺牲品。

以中国人的传统观念,在一个国家的最高立法机构所发生这样的暴力抗议,是典型的“造反”行动。

在许多国家,这样的行为要么被暴力镇压,血流成河,要么血流成河,推翻现政权。

但这是美国,是一个每隔4年政权都面临推翻的国家,以是,这样震惊全天下的造反行动,虽然也震惊了许多美国人,但照样被美国的新鲜制度给“包容”了。

这说明了美国的制度的伟大照样糟糕,暂时难以定论。至少,一些美国精英,对此失望至极。

美国交通部长赵小兰因此告退。她在告退信中说,美国履历了一场令人痛苦且完全可以制止的事宜,这一事宜令她疑心,深感不安。

美国前驻华大使骆家辉说,“历久以来,我们美国一直对其他国家说教,要求其他国家在选举后政府顺遂过渡权力,但现在反过来了,现在是他们在向我们说教。”

一位美国政治学者引用前总统里根的话说,山巅上的辉煌之城已经消逝了,人人不会再看到美国宣扬的民主制度,至少往后几年都不会看到。

上述这些人,都以为这一切的责任都在特朗普,他损坏了制度,改变了美国。

美国确实变了,变得很生疏,不再像人们以为的谁人国家。

更具标志性意义的一件事是,作为在任总统,特朗普由于怂恿暴力遭到社交媒体永远封杀。

以言论自由为小我私家高尚权力的国家,商业机构封禁了本国的总统,这又是咄咄怪事,全天下为之震惊。

大洋这边的许多中国人也为之目瞪口呆,他们为特朗普该不该被封禁吵翻了天。

看了半天,我感受人人各说各有理,但又并不是那么回事,总觉得这些新征象超出了我们既有的认知局限。

著名学者弗朗西斯*福山最新的文章说,大型互联网公司对民主国家构成了怪异的威胁。这着实诡异,一直希望通过互联网瓦解他国集权制度的美国,最终发现互联网威胁了自己引以为傲的民主制度……

,

欧博官网手机

欢迎进入欧博官网手机(Allbet Game):www.aLLbetgame.us,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Allbe代理、Allbet电脑客户端、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

我最大的疑心是,当前美国发生的这些乱象,是对特普朗当政4年所造成的种种不适的调整,照样沿着特朗普改变的偏向一去不返?是美国制度在起劲做自我调节,照样美国制度真的已经失守?

4年来,特朗普政府对美国以及整个天下带来了许多改变。

特朗普到底是一个想要通过损坏建立起一个更好的天下的伟大的总统,照样一个德不配位力有不逮只知道损坏的极不及格的总统,至今存在伟大的争议。

川粉与川黑之间似乎永远无法杀青共识,但至少应该能尊重一个事实,那就是特朗普确实与传统的美国政客差别,他的任性、随意,不按常理出牌,给天下造成了许多不确定。

这次国会暴力事宜,导致多位政府官员因失望而告退。事实上,已往的4年里,给特朗普政府打工的高级官员,一度像走马灯一样更迭。

白宫前办公厅主任约翰凯利就因忍受不了特朗普而告退,他甚至以为特朗普是个“神经病”:特朗普在性格上存在极大的缺陷,“我不是神经病医生没法搞定他”。

有人将特朗普与方舟子相提并论,以为二人在性格上有相似之处。他们都属于那种智商很高能力很强,同时又极端自恋的人,容不得别人对他的半点质疑和不认同,更不愿面临失败。

总之,这是一个在性格和气概上史无前例的总统,这是一个带给美国以及全天下许多疑心的总统。越来越多的人倾向于以为,经由这个总统“让美国再次伟大”的4年奋斗或折腾——作为灯塔之国的美国正在昏暗。

不能否认,称霸全球多年的美国在全天下许多人眼中是一座明亮的灯塔,是彼岸的乐园。

已往若干年,许多中国人以移民美国为目的。有的人发家之后投资移民,有的人到美国读书后起劲留下,有的人爽性不远万里把孩子生在美国。

在这些人看来,美国是彼岸,就是灯塔。

这个“崇美”的趋势在特朗普当政以来泛起显著的扭转,一方面由于特朗普的关门政策,一方面由于疫情暴露了美国的“制度劣势”。

似乎“物极必反”,美国的种种优势好像变成了劣势。好比,美国的开放传统导致许多许多工作岗位外流,美国的自由传统导致在应对疫情方面看上去毫无作为。类似的,美国的国力早已壮大到全天下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抗衡,然则面临举国上百都会陌头骚乱甚至国会暴力,似乎只能听之任之。

在全天下局限内,美国多年以来都在强力推行其价值观,然则,别说俄罗斯、伊朗,就连朝鲜也能继续保持对这个头号强国价值观的蔑视。

在全天下局限内,美国总统都是最有势力的政客,然则,别说推特脸书不把特朗普当回事,生怕连TikTok现在都可以藐视他了。

2020年,天下头号强国及其总统云云“狼狈”,让一些人想起了2013年出书的一本书《美帝国溃逃》。

这本书以为,所有的霸权终将溃逃,对内霸权的苏联会溃逃,对外历久推行霸权主义美国也不能制止。

这本书昔时出书的时刻像无稽之谈,现在读来让人将信将疑……

第二次天下大战后,天下只管局部动荡一直都有,但美国作为天下头号强国的职位无人嫌疑,美国也以壮大的实力做后援主导着天下,美国的制度、文化、价值观随之向全天下渗透,塑造了一个灯塔之国的形象和职位。

一度,有学者以为美国制度已经终结了历史的演变,有精英以为学习美国是通向未来的唯一路径——朝着灯塔的偏向,一定能到达彼岸。

可是,现在灯塔蓦地昏暗。这不仅对美国的诸如赵小兰骆家辉这样的华裔精英失踪——他们引以为傲的器械坠落在地;也让以美国为楷模的外国人感应茫然——他们以为的彼岸乐园可能是幻觉。

他们以为的人类共识——好比全球化是好的也是一定的,好比强权专制一定是坏的也是不能连续的——实在基本就不是共识。真相是,否决全球化的人许多许多,拥护强权专制的人许多许多。

网友评论